谁为将来的养老负责?

    在我国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剧和财政支出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作为养老金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金替代率和企业年金为主的第二支柱的覆盖范围受限,越来越多的养老金研究人士指出,有必要建立以个人账户养老金(IRA)为主的第三支柱,鉴于美国的成功经验,金融机构也对此密切关注。

    “第三支柱将是个巨大的风口,基金公司关注度很高。”北京一家基金公司养老金团队成员向第一财经表示。

    国际经验表明,公募基金在第三支柱发展中扮演了日益重要的角色。公募基金也被认为会成为第三支柱的主力军。第一财经也了解到,国内很多大型基金公司正投身于第三支柱的研究,以期未来参与其中。

    养老保险可持续性疑难

    单单依靠基本养老金作为第一支柱及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已难以支撑养老保障体系的重担,第三支柱的建设迫在眉睫。

    第一财经了解到,我国基本养老金一支独大,第二支柱发展滞后,第三支柱尚未建立;反观发达国家,第二支柱、第三支柱日益成为养老金体系的主体。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美国第一支柱的公共养老金规模是2.9万亿美元,占养老金资产比重11.1%,第二支柱职业养老金规模15.4万亿美元,占养老金资产比重58.9%,第三支柱的个人养老金规模7.85万亿美元,占养老金资产比重30%。

    截至2015年底,中国第一支柱基本养老金规模3.5万亿元人民币,占养老金资产比例是79%,企业年金的规模是0.93万亿元人民币,占养老金资产比例为20.9%,个人养老金的规模则为0.

    《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5》也称,个人账户累计记账额快速增长,即使把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积累的所有资金用于填补个人账户,个人账户仍然会有较大空额。

    “除非通过公共财政转移支付或国有资产划转,否则,在当前的费率机制下,基本养老保险自身的可持续性已经成为问题,基本没有下调费率的空间。”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也表示,在目前的“单位+个人”分担的缴费机制下,无论是强制性的第一支柱,还是自愿性的第二支柱,都无法对全体国民提供足够有效的养老保障。

    第一财经了解到,从国际经验看,完整的养老金体系要涵盖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金、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以及第三支柱的个人补充养老制度。且各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一、历史形成的差异化政策复杂等因素,使得作为“存量”的第一支柱和第二支柱难以独立支撑养老保障体系的重担。

    “我国养老金的规模是以政府为主导的第一支柱为主的,在结构上还是有一些失衡,百姓更多的是依赖政府的投入来提高收入。也可以借鉴美国的经验,延伸到退休后继续工作人群养老问题的探讨,有必要建立第三支柱的保障体系。”一位养老金公司高管表示。

    养老金偏爱基金资产

    2016年3月,《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条例》发布,包括基本养老金、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全国社保基金在内的各类养老金市场化投资运营已经不存在政策障碍。

    国际国内经验也表明,养老金保值增值离不开第三种模式,即大类资产配置和组合式投资管理。由于股票资产的长周期平均收益率明显高于债券资产、定期储蓄以及黄金等实物资产,这也是各国养老金相继放开并持续提高股票投资比例的最重要原因。

    “我们具备的一个优势是,在养老金投资管理方面,拥有了一个较好的起点,全国社保基金的市场化、专业化运作已经取得了很好的经验并可供借鉴。在发展第三支柱方面,中国没有历史包袱,可以避免路径依赖,发挥后发优势,在吸取各国经验的基础上构建适合自己的投管运营体系。”此前,证监会副主席李超表示,建立养老金投资的专业标准和投资文化。在养老金投资产品方面,要发展出专业化、专属性养老金投资管理工具,契合养老金持有人的风险收益需求。

    “举一个例子。为55岁的人和25岁的人分别做养老金投资,我觉得应该采取不同的投资策略。因为55岁的可能就10年,就投资用了;25岁的管理时间可能是40年。那投资策略确实是不一样的。”美国信安金融集团前董事长施伯文也认为,主要在于投资的期限有多长,“如果投得稳定、保守,但是风险低回报也就低一些。”

    据悉,大部分国家对第三支柱的投向不做过多限制,提供了包括共同基金、银行存款、商业保险等多种工具。在2015年美国第三支柱资产中,共同基金占比达到48%,股票和债券比例达到41%,银行储蓄占比7%,商业保险产品占比为5%,体现多元化的投资趋势。

    截至2014年底,企业年金、全国社保基金委托管理规模超过1.3万亿元,超过60%由公募基金管理。截至2015年10月末,公募基金受托管理规模1.1万亿元,其中企业年金3600亿元,全国社保基金7576亿元,是我国养老金投资管理的主力军。

    一位共同基金投资公司人士表示,美国养老金的投资亦偏向于基金,基金的优势首先是风险分散化,通过多元化投资,养老金投资才能分散风险,并且在多年时间内实现投资收益。养老金的投资更多是通过关注企业的基本面,而不是短期的涨跌。

    公募基金的机会

    2016年12月,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选出了首批21家基本养老金投资管理机构,其中有14家基金公司,目前已有资金进入实际运作阶段。

    经过长期发展,公募基金也被认为在个人养老金顾问服务体系及未来的第三支柱投资管理中的优势明显。

    统计显示,自基金成立日至2016年2月19日,偏股型基金年化收益率17.57%,超出同期上证综指9.98个百分点;债券型基金年化收益率8.59%,超出3年期银行定期存款基准利率5.84个百分点。

    鉴于美国IRA近50%是投资于共同基金及养老金与美国资本市场的良性互动,国内众多大型基金公司正致力于如何参与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希望抓住下一个“风口”。

    因此,摆在基金公司面前的一个机会是,如何建立符合第三支柱要求的养老型基金产品线,能够匹配参加者风险收益特征、降低业绩波动、穿越经济周期的FOF产品,比如目标日期基金或目标风险基金等。

    业内人士认为,在第三支柱建设中,公募基金产品要为合格准入体系提供基础资产池,一方面需要发挥公募基金在产品设计方面的能力,有针对性地开发适合第三支柱投资产品;另一方面要发挥公募基金工具化的作用,使公募基金产品成为养老金投资的标准化工具。

    洪磊也指出,养老金的投资运作方面,应当坚持分工、低成本运作和严格监管,针对产品设计、信息披露、估值核算和公平交易等建立统一标准,推动各类养老产品在风险控制、长期收益和管理成本上充分竞争,让投资人利益优先原则在个人养老账户上得到落实;引入法律监督、审计监督和公众监督,避免个人养老资产脱离投资人利益,沦为投机者谋取个人不当利益的提款机。

    “养老金市场如果发展得好,实际上可以直接地对资本市场形成助力,同时对经济发展形成促进。在这个维度上来说,养老金的规模实际上和经济发展的速度,是可以”画一条直线过去的。施伯文也对第一财经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