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共享单车”开始遍布大街小巷。然而,“共享单车”玩家密集入局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风险,很多用户有着这样的担心与质疑:这么多用户交的押金放哪儿了?这些押金产生的利息或收益该归谁?每天出行的轨迹如果被平台获得后,个人隐私会否被泄露?

    A“共享单车”玩家密集入局西安有人押金交了近700元

    黄、橙、红、绿,据观察,目前已有四家单车租赁平台在西安运营,其中有一家是3月17日开始投放车辆的西安本地企业。从2016年年底开始,“共享单车”玩家在国内密集入局。对市场上的品牌统计发现,目前至少有25家“共享单车”平台在运营,包括:ofo、摩拜、酷骑、小蓝、永安行、小鸣等。

    对于共享单车平台的未来,华安证券投资顾问屈放对华商报表示,凡是资本密集型的领域最终都是寡头格局,像之前的团购、打车、外卖等平台都是这样,共享单车也是一样,很多平台在激烈竞争中会被淘汰。另一位财经评论人士对华商报直言,“这个时候才入局的平台,烧钱烧不过别家,可能直接就是死掉,或者是等着被行业大平台收购。”

    西安市民秦先生可谓是“共享单车”的铁粉,他告诉华商报,西安街头的“共享单车”平台越来越多,但因为有时找某一品牌的车不方便,所以他手机上就下了3家的APP,看见路上有那家的车就随机用那家。“ofo押金99元,摩拜押金299元,酷骑单车押金298元,我现在光是押金就交了将近700了,每次使用完后又不会自动退,如果有一天有平台被淘汰了,我的押金能不能退回来?”

    秦先生的担心不无道理。玩家密集入局的背后隐藏巨大的风险,对于“共享单车”用户来说,很多人有着和他一样的担心与质疑,这么多用户交的押金放哪儿了?这些押金产生的利息或收益该归谁?会不会有一天平台资金链断了押金就打水漂了?

    B有的平台收押金数亿元押金利息该归谁?

    西安一位摩拜单车的用户黄先生对华商报说:“虽然现在说押金都能退,但是有次我需要100元钱,想要立即把摩拜的299元押金退了,可退款页面显示:押金退还时间为2-7个工作日,我当时是应急,只能算了,没退成。”

    而为什么摩拜押金收299元?摩拜单车相关人士告诉华商报,摩拜一直没有向外公布过单车成本,299元的押金是根据业务发展与商业逻辑来制定的。对于退押金是否需要2-7个工作日,他表示,这与用户支付通道延迟到账有关,平台实际上绝大部分都是“秒退”。

    今年1月,作为共享单车的两大领头平台,摩拜单车和ofo双双宣布用户量超过1000万。以1000万的用户数量来计算,ofo每个用户需要交99元押金,那么累计可以获得高达9.9亿元押金;而摩拜单车每个用户的押金高达299元,平台可以获得29.9亿元的押金。

    根据数据显示,摩拜在2017年第一周的WAU(周活跃用户)已经达到584.9万人,摩拜单车押金可达约17.6亿元。按照17.6亿人民币为本金计算,活期储蓄年利息超过500万,而投入理财产品中,年化收益可超过5000万。

    3月28日,华商报从摩拜相关人士处了解到,押金设立银行账户,专款专用。

    目前,已有包括摩拜在内的5家“共享单车”平台公开表示,对押金和余额分别设立了账户,专款专用。一些共享单车企业开始尝试以信用分替代押金。ofo上海地区用户芝麻信用分值在650分及以上者,无须缴纳99元押金。而在此之前,永安行已经不收押金了。

    即使有所谓的“银行账户,专款专用”,巨额押金的利息怎么办?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3月29日在接受华商报采访时表示,银行是单车租赁企业的合作单位,并不具备监管资格。赵占领认为:“专款专用意味着这笔钱只可以专用于给用户退还押金,但银行如何能保证这个账户里的每一笔支出都是退押金呢?十几亿的资金放在银行账户会有利息,按理说利息应该归用户所有,可是实际中会怎么执行?这些都是存疑的地方。”

    C每天来回行程都被记录个人隐私是否会被泄露

    3月1日,百度云宣布即将利用“天工”智能物联网平台技术,为摩拜单车提供精准定位服务。有分析认为,显然,百度云看重的是这背后的“大数据”生意。

    目前各家单车租赁平台均是“实名认证+手机绑定+押金”的方式,在用户注册时信息就开始被采集。设想一下,单车用户是这样用单车的:早上在家里打开APP,查找到附近的单车,然后骑着单车到了地铁口,地铁到站之后可能还要找附近的单车,然后骑着单车去公司,下班后骑着单车去吃饭。周末可能会骑着单车去购物、游玩等。西安用户张女士提出疑问:“我骑着单车,出行轨迹和生活习惯也被平台记录下来,我每天去那里、回那里都会被记录,如果这些信息被泄露了怎么办?”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3月29日对华商报介绍,租赁单车的用户信息主要涉及到三方面:用户的个人身份信息(身份证号、电话)、地理位置信息(家庭、公司地址)、个人账户信息。之前支付宝、携程、京东都被曝出用户信息泄露,原因是有员工监守自盗或平台自身安全防范措施有限,被黑客攻陷,因此从理论上来讲,租赁单车平台泄露信息是有可能的。一旦用户信息泄露,被拿到黑客市场贩卖,轻则会根据用户地理位置展开精准的买房、买车推销,重则会发生诈骗及账户被盗。

    摩拜单车相关人士告诉华商报,目前来看,行业内还没有平台发生过用户信息泄露的事件。

    在一家单车租赁平台的《用户协议》里看到有诸如“本公司可能会与第三方合作,如该第三方同意承担与本公司同等的保护用户隐私的责任,本公司有权将用户的注册资料等提供给第三方”、“本公司有权对用户数据库进行分析并对数据库存进行商业上的利用”等内容。这就意味着,用户的信息有可能会被平台及其他公司使用。

    赵占领介绍,平台可以利用用户的大数据,但前提是要在协议中说明,包括说明数据会交给什么样的第三方公司,第三方公司用数据做什么用,并且第三方公司要承担不少于数据收集方的责任。如要不说明这些,协议就是存在漏洞的,对用户不公平。

    D融资额大于市场规模赔钱赚吆喝的游戏有泡沫

    用金钱烧出来的共享单车市场究竟有多大?3月30日,艾媒咨询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共享单车市场规模为12.3亿元,预计在2017年将达到102.8亿元,增长率高达735.8%;而用户规模为0.28亿人,预计在2017年将达2.09亿人,增长率为646.4%。

    不能否认的是,共享单车的火热离不开资本的推动。来自IT桔子的统计显示,截至目前摩拜的融资额已经达66.17亿元,ofo的融资额也达到了41.97亿元。虽然小蓝单车、小鸣单车、优拜单车等公司入局较晚,但是也相继拿下了几亿元的融资。

    按照上述数据不难看出,目前投资机构在共享单车市场上投的钱要比当前的市场规模大得多。独立金融地产评论人士毕超分析,共享单车融资额远远大于市场规模,凸显出了行业巨大的泡沫,这样的烧钱规模将持续到什么时候?目前各路资本纷纷进入这个行业,可是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能否达到资本的预期还是未知数。更何况,如果未来共享单车越来越多,是否会对城市的交通造成影响,遭遇政策层面的“拦截”,这些都不好判断。

    毕超认为,资本投资当然要的是收益,如果未来不管是ofo、摩拜,还是酷骑,它们在经过包装之后,不管是在A股、H股还是美股上市,一旦上市,前期的烧钱就会结束。同时,资本市场的高溢价自然就会浮现,这些前期投资的资本收益往往会高达数倍,到那时,这些资本再抛售股票,顺利退出。至于共享单车公司的运行如何,这些已经获益丰厚的资本不会过多的关注。所以说,共享单车融资额远远大于市场规模,再加上轰轰烈烈的造势,或许就是为了玩一场赔钱赚吆喝的游戏。

    “租赁单车企业初衷或是提供更低成本、更加便捷的出行服务,但通过收取押金形成‘资金池’的方式从全社会资金使用效率来说,尚不能证明就是一种优化行为。”陕西师范大学国际商学院副院长雷宏振认为,一种产业长期稳定的发展必须体现在产品本身所具有的盈利能力上,如果不能够证明产业本身的盈利性,那么利用海量用户资源来产生其他价值的可靠性和持久性都会存在问题。